•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品读赏析

泰山石刻:杯酒与块垒——也读张用衡《泰山石刻全解》

时间:2016-2-4 15:29:28   作者:张用蓬   来源:转载自-泰山晚报   阅读:1158   评论:0
内容摘要:古人说过:碑者,山川之眼也。碑,历经风雨,见证沧桑,是摆在明处的文化,是文化的面子;碑,大多都直接记录了历史,可以补史、正史。因此,碑也是历史之眼,文化之眼。从泰山石刻看历史,别有一番旖旎风光,正所谓“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
    古人说过:碑者,山川之眼也。碑,历经风雨,见证沧桑,是摆在明处的文化,是文化的面子;碑,大多都直接记录了历史,可以补史、正史。因此,碑也是历史之眼,文化之眼。

    从泰山石刻看历史,别有一番旖旎风光,正所谓“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自秦至今,石刻遍布的泰山,就是一座历史文化博物馆。泰山石刻研究意义之重,自不待言。

    有读者认为,《全解》是一部了解泰山石刻的工具书。其实它不仅仅是一部工具书,更是一部通俗的大众读物。这本书对泰山每一处石刻的写作体力大致可分作三部分:一是石刻的录文和注解;二是碑文的现代汉语译文或大意概述;三是“读碑赘语”,即作者对石刻内容的见解。这三部分水乳交融,体现了这本书的学术性、思想性和情感性。

    《全解》的学术性主要体现在对石刻内容的诠释。泰山石刻所涉猎的知识面相当广阔——历史、文学、宗教、政治、民俗、天文、地理、典故、物候、人物、器物、地名、官制等等。历朝历代,成群的帝王将相、诗人学者、社会闻达、百姓信众涌至泰山,在泰山石刻中留下自己的身影,石刻本身就是一个文化奇迹。所有这一切,《全解》都进行了必要的疏解,可谓遍山石刻,满书学问,拳拳之心,跃然纸上。其中,文字是最基本的功夫,而本文便从该书的写作特点方面,作一简单的探讨。

    鲁迅先生曾经批评过腹中空空的冬烘先生,把“郁郁乎文哉”读作“都都平丈我”,南辕北辙,谬以万里,误人子弟。无论古今,这种读错字的情形,都不少见。泰山石刻历时久远,内容丰富,字体驳杂模糊,文字晦涩,文字辨识自然有着更多的困难。《全解》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石刻的文字,字斟句酌,探幽发微,纠错勘正,下了很大的功夫。详尽的注释和翻译,荡平了读者阅读的障碍,使一条条板着面孔的石刻,变得亲切而有趣。在严谨阐释的前提下,《全解》表现出了解读的宽容性,如对“登山必自”,便给出了四种不同的联想,都能自圆其说;本书还注重词语意义的深入发掘,如《曹公渠记碑》中有“庶得清流为廉泉让水”一句,这里的“清流”,解释为清澈的流水也还可以,意思是从山上引来清流,代替城中的苦水,但书中却将自然的清流,引申为社会学意义的“清流”,再引申为清议、空谈,这句话的意思就变“光说不做是不行的(是不会有清泉的)”,显然,清流一词意义的叠加,也未必不是撰碑的双关之意,故而该书对碑文的内涵解读,便更为丰富了。

    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泰山石刻无疑是重要的历史文献资源。因此,《全解》不可回避地呈现出鲜明的思想性特征,那思想的火花,如满天繁星般闪烁在书卷的字里行间。《全解》坚定地恪守真善美的价值取向,抨击假恶丑的一切现象,坚持历史、客观、宽容的评价事物。凡为百姓增福祉、添情趣的石刻,就是刻立者自己给自己建造的纪念塔;反之,则是自己给自己留下的耻辱柱。《全解》在唐代的巨型石刻《纪泰山铭》的碑后“赘语”中,肯定了唐代的两位皇帝李世民和李隆基的功绩。开创了“贞观之治”的李世民想来泰山封禅,但终于没来,因为他一不求仙,二不求名,只求造福于百姓,封禅对他来说没有那么重要;开创了“开元盛世“的李隆基最初不想来泰山封禅,但为了为苍生向上天祈福,承认自己在道德和学识上的不足,表白一定要做到”慈”“俭”“谦”的决心。本书分析了《纪泰山铭》,肯定了唐玄宗的泰山封禅,认为效果是好的。在泰山,历史褒贬的标准只有一个,真心为天下苍生者褒奖,巧言令色谋一己之私者贬抑。封建官僚曹公,清正廉洁,自掏俸禄为泰城百姓修建了曹公渠,备受肯定;百姓结香社,祭拜泰山老奶奶,既宽慰了自己,和谐了社会,又对他人无碍,就应该包容;劝阻禁止他人跳舍身崖,是爱护与尊重生命的善举;保护文物,推进古今文化传承,拒绝粗鄙与野蛮,是对文明的追慕与敬畏;岱庙中的百碑壁,由文化大革命中被砸碎的石碑拼贴而成,它是对那段历史无言的嘲讽;对李白的诗作,《全解》这样评价:“闪烁着人类艰辛跋涉的精神历程,为人们在实践中求得真正的解放给予了慰藉和力量”……这样的思索与评价,在《全解》中比比皆是。再如泰山长寿桥是民初乱世将军张耀臣和夫人侯氏出资所修,主要资金来源是侯氏历年所收寿礼,因此,起名长寿桥。修桥石碑中表现出夫妇两人的头脑是清楚的:“以济世福民为寿,则世界之寿无量,夫人之寿无量”。几近百年,长寿桥仍然彩虹般挺拔于泰山西溪之上,引发人们的思索。

    《全解》的情感含量也是丰富的。行文之间,往往跳荡着家国之思、个人感喟、悲悯追怀……这不仅是对诗仙李白“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豪迈呼唤的回应,也不仅是对诗圣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由衷赞美的认同,而是随时都可能被激发起来的情感波动伴随着整个作品,成为了该书行文的一条辅助线。

    如赵执信《晚晴过岱下》诗刻:

烟披岳麓翠帷张,雨邑春畴细草香。

人带断霞过小渡,鸟冲飞絮入斜阳。

鞭丝帽影垂垂远,日观天门望望长。

岭半桃花陇头麦,肯输物色与江乡。

    作者先是介绍了赵执信的生平:……清山东益都颜神镇(今淄博市博山区)人,少慧,九岁能为文,康熙十七年(1678年)举乡试第二名,次年中进士,十九年选翰林院庶吉士,次年授翰林院编修……但正当他青云平铺之时,却因在皇太后的忌辰演出《长生殿》被人举报,以致他与洪昇等五十余人被革职除籍。这年他28岁,当时山东学政黄叔琳说他生性傲岸,磊磊落落,耻于投靠,所以才越高、名越大,嫉妒者越多。的确,赵执信作为才高位显的年轻士子,身处宦海,却不懂官场险恶,屡屡得罪权贵和小人而不自知,这种下场便也在意料之中了。祸殃发生后,赵执信承担了所有罪责,刑部官员欲罗织洪昇的罪名,他断然拒绝;索要贿赂,他置之不理。这种勇气和傲骨世所少见。此后,赵执信拒绝做官,再未复出,直到他八十三岁去世。他是一个悟透“人生”,明白“韬晦”的人,故能有此高寿。

    削职返乡后,赵执信长期寄情于山水之间,他在大自然中排遣郁闷,开拓胸襟,寻求精神慰藉。他一生至少四次登上过泰山……会见了许多友人,写下了大量诗篇。第二次南行是在康熙四十一年(1701年),这年春天,赵执信至泰山,写下了《暮春泰山道中遇雨》以及这首《晚晴过岱下》。诗的大意为:

    泰山脚下的炊烟蒙蒙,像绿色的幕帐,雨后的春田,嫩芽细草散发着芳香。

    行人伴着晚霞经过小小的渡口。归鸟随着柳絮冲向云中的夕阳。

    策马挥鞭渐去渐远,很快就要离开泰山了,但心中却恋着南天门呀,我在深情地眺望:

    啊,岭上的桃花开了,田中的麦苗儿青,泰山的美景岂能亚于江南的水乡。

    诗写得真是舒服啊,清清新新,不事雕凿,写自然、写生活,优美极了,全然展现了一个无欲无求、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形象。能把泰山写得如此轻松(没有封禅、没有拜神、没有皇帝、没有套话),只有摈弃了官场名利的羁绊,完全从一个平民的角度来观照泰山,才能产生这样的作品。

    又如《重修原始天尊庙并创建真武洞记碑》,文字不多,只是对事件的简要说明,然而,“读碑赘语”却暂离碑文,写得动情铺排而荡气回肠:那是三十多年前对原始天尊庙的一次造访,造访所见,一位年近八秩的盲翁和几块耸立的石碑。盲翁孤寂却热情,居然往返取水烧茶,取出核桃柿子,唯恐待客不周。善良亲切的老人,其实是位抗美援朝烈士的父亲。造访者走时,悄悄留下了老人坚拒不收的一点钱和满怀的唏嘘感念。三十多年后故地重游,只见到了崭新的庙宇和年轻的看庙人,问及老人,年轻人一脸茫然。那些石碑在“文革”时被破坏,现在重又立起,在作者心中,那些严重残缺的碑石似乎发出了“我民族之魂兮,归来”的呼喊。

    书中介绍泰山有一块摩崖令我颇感兴趣,即“尹小二题记刻石”,乃是金代的石匠尹小二了,这大概也是泰山所有刻石中最卑微的一位作者了。刻石内容很简单:某年某日,“因赴朱村打磨,至此闷题。尹小二记耳。”他因何发闷呢?找不到活挣不到钱,家中老人有病,抑或爱而不能得其所爱?“闷”既是情怀,又是故事,撩动人的情思遐想,真可谓“草民”的千古一闷也。

    《全解》作者还对泰山石刻中所留存的非正能量的内容,给予了辛辣的嘲讽。如岱庙中有明代麻一凤的《谒岱》诗刻,诗中写到他们一干官员、文人饮醉酒作乐,醉生梦死的情景:“座客尊醪倾北海”“平原十日醉何妨”。何为“平原”?作者注:原意广阔平坦的原野,此处代指大水,《左传·桓公元年》“凡平原出水为大水。”于是作者写道:这伙官儿们玩过了头,大大地差劲了。这最后一句诗应当译作:“喝吧!喝吧!都干了!喝干北海,一醉方休,即使大雨滂沱,下它个十天十夜,山洪暴发,亦与我无干!”……难怪李自成要造反,难怪他们在泰山喝完酒之后,明朝仅过了22年就玩完了……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总之,《全解》通过诠释泰山石刻,酿造出了一杯千古浓酒;另一方面,又借泰山石刻杯酒,浇自己胸中块垒,两者相得益彰,使我不仅感受到了浓郁的文学气息,也感受到了一种时代的韵律。这,或许便是《全解》的特色之一吧!

(作者系泰山学院中文学院教授)

标签:泰山 石刻 博物馆 大众 泰山 
微信扫一扫,轻松关注泰山书画网公众号
    【泰山书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泰山书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泰山书画网和原作者所有。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作品内容的请注明出处,否则,泰山书画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泰山书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以为交流学习之用,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属原作者、原出处所有,任何人和单位均不得用于商业盈利目的,因之产生的一切责任由使用者自负。
    3、本网尊重著作权人的权益,但由于本网为非营利性网站,暂时无力支付相应稿酬,敬请谅解与支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泰山书画网登载内容来源广泛、数量繁多,部分内容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而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若发现本网站的内容侵犯到您的版权权益,敬请联系我们,泰山书画网将予以删除。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请您联系我们,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4、如浏览者或有关人士本人、各类机构发现泰山书画网登载资料和信息存有谬误或需增删内容,请将资料发电子邮件至:tsshw@foxmail.com,泰山书画网将及时更新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4-2020 泰山书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泰安市东岳大街220号 ◆邮编:271000 ◆微信公众号:mytsshw ◆QQ:38484759 ◆邮箱:tsshw@foxmail.com
   泰山书画网交流群

鲁ICP备14029426号-2